罗敏律师(安妮律师), 联系手机:18611904496
联系我们  
 

罗敏律师(安妮律师)

咨询热线:18611904496
QQ:8706339(昵称:安妮律师)
微信号:annielawyer
邮件:annieluo123@hotmail.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盈科律师事务所

欢迎来电免费咨询,来访者请提前预约!

 

 
 
 
   
  填写信息 律师马上回复
姓名:  *
电话:
手机:
Email:
地址:
标题: *
内容: *
 
成功案例
安妮律师评案:“富翁‘被离婚’,关键在于离婚生效判决可否撤消”
添加时间:2014-8-17 10:30:58     浏览次数:323

    【事件全程回顾】: 
    2010年9月,胡润中国富豪榜上的钢铁大亨杜双华的发妻宋雅红向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并分割数百亿的财产。
    庭审中,杜双华向法院提交了一份2001年河北衡水市中级法院做出的已生效离婚判决。此时,宋雅红赫然发现自己的丈夫杜双华早在10年前就以自已下落不明为由申请法院直接判决解除了双方的婚姻关系。
    之后,宋雅红提起的离婚起诉被海淀法院驳回,海淀法院认为离婚判决生效,婚姻已经解除,如果对财产分配有意见,可以提离婚后的财产纠纷。
    宋雅红不服,对海淀法院驳回裁定上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一中院撤销海淀法院的裁定,继续对该案审理并作出处理。
    2010年10月28日,衡水中院发布裁定,将2001年判决中的错误一一更正。
    2010年11月4日,该院再次裁定:“原审原告杜双华与原审被告宋雅红离婚纠纷一案……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该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2011年4月6日,衡水中院又告知宋雅红:“合议庭认为,你与杜双华的婚姻关系已由本院(2001)衡民初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该判决已于2001年7月28日生效,本案再审审理范围仅限于你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纠纷。”开庭时间确定为当年4月27日,但在开庭前衡水中院宣布此案“延期开庭”,至今未有新进展。
    2011年7月19日,杜双华在新浪、网易等各大网站,发表了一份名为《亲情、法律、金钱的交织负累——我与前妻宋雅红绕不开的那些是非纠葛》的万言书,对事件首度公开回应。
    【婚姻历程】:
    1984年,杜在首钢劳动服务公司跑业务,宋高中毕业后在小车队开汽车。1988年1月,两人登记结婚,同年8月生下长子杜秋龙。
    1993年,杜不顾宋的反对,回老家河北衡水创办京华制管厂,启动二次创业,宋留在北京。此后,两地隔离,分歧也随之产生。
    1996年,二儿子杜泽龙出生。
    1997年8月以后,杜宋开始分居。
    1998年,二儿子杜泽龙被杜单方带走。
    2001年2月,杜称其与宋雅红已分居接近四年,以下落不明在衡水中院起诉离婚。7月,离婚判决作出并生效。
    2001年-2008年期间,双方曾多次谈判离婚,还曾达到离婚协议的初稿。
2009年,宋不满离婚条件,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正式提起离婚。
    【创业历程】:(数据来自网络)
     1993年,在河北老家衡水成立京华制管厂,任副厂长。
     2000年开始,杜相继在唐山、包头、莱芜、广州、四川、内蒙古等地成立各制管公司,产业规模壮大。
     2003年2月,在原京华焊管厂的基础上合并组建了京华创新集团。
     2003年.创办了日照钢铁集团,为京华创新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2007年,第一次入选胡润富豪排行榜。以80亿元的身家居第81名.
     2008年,杜双华和日照钢铁集团向汶州累计捐出1.126亿元,成为四川地震灾害的最大资金捐赠者之一。
     2008年10月,杜双华以350亿的身家跃升至“胡润百富榜”的榜眼之位。
     2009年,山东钢铁公司与日照钢铁公司签约,以共同向山东钢铁集团日照有限公司增资的方式进行资产重组,至今还未完成。
     2011年.根据相关评估机构给出日照钢铁的评估价值,应在450-500亿元人民币左右。
    【争议中的那份离婚判决】:
    杜双华:
    2001年2月,因为我与宋雅红已分居接近四年,双方感情确已破裂,我又找不到她,于是便在衡水市中院起诉离婚。当年7月28日,我与宋雅红的离婚判决正式生效。
    次子跟我生活后,在学校和各种书面表达上则一致称为“杜泽龙”,我在起诉离婚时也是按照这个名字书写的。长子与次子出生月日颠倒问题也是因两个儿子所有的身份证件都被宋带走,我记忆偏差无法查证所致。
    宋雅红:
    自己的手机号一直没变,就住在法官来访的小区,户籍地也可以接到邮件。但法院并没有通过这些方法联系她。
    2001年的案件中诉争的和判决归宋女士所有的财产为朝阳区天龙东里12号虎背口小区10号楼5单元的房屋。这个地址在北京根本不存在,根本也不存在此项财产。
    宋雅红的代理律师陈旭:
    首先,杜双华应当在其妻子宋雅红户籍或居所地法院起诉,在当年杜双华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宋雅红确实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河北衡水中院无权受理该案。
    第二,衡水中院受理案件后,立案后第三天就决定公告送达起诉书副本和开庭传票,侵犯了宋雅红的诉讼权利,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第三,除了程序违法之外,陈旭律师还指出了在这份离婚判决书上的各处“硬伤”:宋雅红的名字错了一个字,杜双华出生日期错后了1年,双方的结婚时间也是错的,两个儿子的出生日期有误,而且小儿子的名字更是离奇地使用了在2007年才变更的新名字。
    河北衡水中院查卷显示:
    2001年2月,衡水市中院在杜双华并未提交派出所、居委会证明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受理了由杜双华单方提起的离婚案。
    随后,法官到宋女士居住的小区,找了一个物业工作人员走访,写下了一份宋女士“已经不在此居住,不知道在哪儿”的笔录。
    三日后,法院就公告送达了离婚案的开庭传票。之后,宋女士未能到庭应诉。法院当庭缺席判决双方离婚。
    【安妮律师点评】:
    离婚判决作出程序确实存在瑕疵
    从法律的角度而言,法院受理一方失踪(或下落不明)离婚案件的主要依据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二条:“一方下落不明满2年,对方起诉离婚,经公告查找确无下落的,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经调解无效,可依法判决准予离婚。”法律之所以这么规定,其目的是给那些下落不明人的配偶们名存实亡的婚姻以一定的救济。但正是因为这条规定考虑的不全面和法院操作时的不慎重,现实中带来了非常多的法律隐患,造成了“被离婚”的现象多有发生。
    回顾本案中这份离婚判决的作出,不难发现由于法院过于草率的处理,使得这份判决书的程序确有瑕疵。首先,据《凤凰网》记者查阅当年的卷宗显示,2001年杜双华起诉时,并未提交双方的身份证明(身份证、结婚证、孩子的出生证等),也未提交被告宋雅红下落不明的任何证据,仅凭一纸诉状就成功立案。从程序上而言,立案前提交这些材料则是必须的,如果没有可以到相关民政部门开出证明予以补正,否则,法院不应立案。
    其次,因杜双华立案时未提交关于宋雅红下落不明的任何证据,法院受理后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去予以核实。这个工作包括对宋雅红直系亲属的走访、到宋雅红户籍所在地的居委会、派出所去了解情况、甚至于宋雅红原来工作过的单位去收集相关的信息。衡水法院仅派出一名法官,到物业做一份“此人已不在此居住”笔录就匆匆结案,以此孤证定案,过于草率。
    再则,衡水法院2001年2月2日立案,2月4日衡水中院作出了公告送达的决定,2月9日公告见报。此做法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及司法公告送达的相关规定。
    最后,虽然法院上没有明文规定,但实践中对下落不明的人提起离婚诉讼原则上法院是不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原因在于我国采用的法定财产制是夫妻共同制。庭审中只有一方到庭,就夫妻财产,仅凭一已之言,法官无法了解财产的真实状况,很容易被一方误导做出错误的裁判。本案中,虽然未看到完整的判决书,但2001年,杜双华的财产虽然不及450个亿,但也绝不止一套北京的房产和一部车,衡水中院既然选择违背常情,要在离婚缺席判决中处理财产,就应该对杜双华与宋雅红当时的财产进行全面的调查、评估。
    至于陈旭律师提出判决书中的“硬伤”,法律上是允许判决书的错误以裁定的形式予以纠正。2010年10月28日,衡水中院确实也发布裁定,将2001年判决中的错误一一予以改正。总的说来,衡水法院在受理、审理和作出判决的过程中,程序上确实存在瑕疵,所以2010年10月由衡水法院自行启动了再审程序。
    推翻离婚判决存在难度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解除婚姻关系的判决,不得申请再审。”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离婚判决一旦生效,身份关系即告解除,双方有再婚的权利。因此,对离婚判决的再审原则上只针对财产部分,身份部分不再涉及。2011年4月6日,衡水法院关于再审作出的裁定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对此,陈旭律师在法条中关于“当事人”的文字上大做文章。他们认为,本案中并无任何一方当事人向贵院或上一级法院申请过再审。案件之所以能够进入再审程序是基于衡水法院(2001)衡民监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的裁定,裁定再审的理由也是因“发现判决确有错误”。既然本案是法院依职权主动提起的再审,与应与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的内容无关。
    事实上,不管是以司法判例还是从本案的实际出发,想推翻离婚判决中解除身份关系的判决确实存在难度。原因如下:第一,本案是十年前的旧案,虽然原被告并未再次缔结新的婚姻,但原被告在这十年间与其它异性或多或少的存在婚姻法所不允许的第三者关系。婚姻关系一旦恢复,就有可能涉及婚外过错等诸多法律问题;第二,婚姻身份关系判决后不能恢复,理论界及至实践中对此基本达成了统一认识。本案想改变这种现状,可能需要最高法出司法指导意见才行。最高法的司法意见,本身就具有相当于法律的效力,将会给今后类似的案件审理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影响深远,对此,最高院一定是相当慎重的。第三,本案当事人杜双华具有强大的财富及社会背景,宋雅红想做通最高法及相关部门的工作那是难上加难。虽然宋的代理律师陈旭想以媒体的力量推进案件的进程,但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总的说来,除非宋雅红能提供判决伪造,或者当时法官有徇私枉法等违法行为的直接证据,否则,基本上不存在推翻解除身份关系判决的可能。
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为本案最大可能
    虽然身份关系不能涉及,但财产部分却是可以再次审理的。从上面杜双华的创业历程中不难看出,他选择2001年这个时点离婚别有深意。因为杜双华财富帝国是2001年之后在各地开办制管厂后快速累积的,他此举的用意在于离婚后的财产属于他个人所有,将与宋雅红无关。
    事实并不尽然,在杜双华的创业轨迹中,1993年创立的京华制管厂功不可没,2003年的京华创新集团正是在该制管厂的基础上合并组建的。1993年,属于杜宋婚姻存续期间,杜在京华制管厂的股份理理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有宋雅红的份额。如果2001年离婚时未对该股份进行分割,后续以该股权进行的投资,就属于以夫妻共同财产所取得的收益,宋也应享有一半的份额。因此,如果对杜的公司建立脉络进行详细梳理,在1993年京华制管厂的股份基础上搭台唱戏,本案离婚后的财产纠纷还是值得一打的。
    对于财产分割,杜双华的日照钢铁正面临与山钢的合作,他当然不会允许一个女人来插手自已的事业,更不会同意将自已的股权分给所谓的“前妻”。杜双华目前最大的想法也许就是出钱息事宁人,好让自已的事业回到正轨。对于衡水法院而言,本案程序上存在瑕疵,媒体关注度又如此之大,想必所承受的压力也不小。因此,在本案中,调解环节杜双华和法院一定都会狠下功夫。
    但现阶段宋雅红根本不谈财产分割,只是一味的强调衡水中院的判决应该撤销,婚姻回到原点。对此,衡水法院的做法是将离婚再审延期审理。此举用意在于将案件冷一冷,以降低媒体的关注程度,并避免在宋雅红气焰高涨时与她发生正面冲突。对于宋雅红而言,撤消这条路走不通时,她最终还是会面对事实,回到财产分割上来。此时,调解时机就成熟了。
    综上,基于诉讼各方的心理状态,加上双方一对儿子的存在,调解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但一旦调解不成,法院应按照现行法律规定,遵循相关司法解释,对一些法律没有涉及的问题按照婚姻法的基本原则进行公正、合法、合理的判决。

罗敏律师品牌服务:律师动态|成功案例|安妮信箱|联系我们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盈科律师事务所
E-Mail: annieluo123@hotmail.com 邮编:100000